知乎者也论文网,专注于硕士论文,博士论文,毕业论文服务多年,现已成为国内最权威的论文服务机构!

武汉推进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方面的缺陷和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21-05-07 06:30 论文编辑: 价格: 所属栏目:毕业论文

特色文化是影响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民俗文化具有原生态、区域性等特点, 是地域特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要开发民俗文化, 首先要保护民俗文化。为此, 武汉市一直强调民俗文化在地性保护、建设与发展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武汉推进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方面的缺陷和解决方案的文章,特色文化是影响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民俗文化具有原生态、区域性等特点, 是地域特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要开发民俗文化, 首先要保护民俗文化。为此, 武汉市一直强调民俗文化在地性保护、建设与发展
  摘要:武汉有着丰富的民俗文化资源, 在推进其产业化发展方面也积累了一定经验。但通过对户部巷、昙华林、吉庆街、汉口里等民俗文化街区的实地调研, 可以发现武汉在推进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方面也还存在较多缺陷。为推进武汉民俗文化产业又好又快发展, 还需要在形成集群、打造品牌、提升品质、便利群众、提升认同、扩大消费等方面用心经营。
  
  关键词:武汉; 民俗文化; 产业化发展;
   
  Strategies of Wuhan's Industrialized Development Folk Culture
   
  Abstract:Wuhan, a city with abundant folk cultural resources, has gained some experience in promoting the industrialized development of folk culture. However, a field survey of Hubu Lane, Tanhualin area, Jiqing Street, and Hankouli, find that there are still deficiencies in this respect.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olk cultural industry in a sound and fast way, Wuhan must exert great effort to form industrial clusters, build its own brands, improve the quality of products, facilitate citizens, increase people's recognition of the folk culture, and expand consumption.
  
  Keyword:Wuhan; folk culture; industrialized development;

民俗文化
   
  武汉市作为中部文化产业重镇, 民俗文化资源丰富, 现已打造户部巷、昙华林、汉口里和吉庆街等多个民俗文化产业品牌, 建设多个民俗文化消费中心, 在全国产生了重大影响。武汉民俗文化作为产业资源的重要性已经引起学者们一定的关注。吕淑梅、周洪军的《武汉民俗文化与设计文化探析》 (2007年) 以汉正街一带的几种民俗现象如坐茶馆、看戏和节庆灯会, 分析其对设计文化的影响;雷丽和沈少兰的《略论武汉城市民俗文化》强调了武汉民俗文化具有独树一帜的魅力, 如具有楚风汉韵的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祈福狂欢的信仰民俗的传承流变、独具特色的市井风情、因水而兴的休闲娱乐, 都是散落在武汉各处的民俗文化瑰宝[1].这些论文对武汉民俗文化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进行了不同向度的分析, 但总体而言, 目前相关研究数量较少, 对于武汉民俗文化的产业化发展路径还缺乏总体把握, 对武汉开发利用民俗文化的成败得失还缺乏系统总结。
  
  为系统梳理武汉开发利用民俗文化的经验与教训, 探索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的有效路径, 湖北大学湖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组织了相关调研团队, 对户部巷、昙华林、汉口里和吉庆街等武汉民俗文化品牌街区进行深入调查, 以消费者、经营者、管理者为调查访谈对象, 综合运用问卷调查法、访谈法、实地观察法和文献研究法, 以实地调研为第一手资料, 描述武汉市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的现状, 总结武汉推进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的经验, 分析其中存在的问题, 最后提出针对性与操作性较强的应对策略。
  
  一、武汉民俗文化消费调查概况
  
  (一) 调查地点
  
  本次调研选择户部巷、昙华林、汉口里和吉庆街四个近年武汉开发民俗文化的典型街区为调研地点。户部巷以“汉味早点第一巷”着称, 昙华林是武汉着名的文化名片, 汉口里是一条以展示和体验汉味文化为主的旅游街区, 吉庆街以排档宵夜和民间艺人表演而闻名全国, 一度成为武汉民俗文化的一个符号。
  
  2016年7-8月, 湖北大学湖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组织该中心的老师与研究生, 在户部巷、昙华林、汉口里和吉庆街以及周围的商圈, 针对去过户部巷、昙华林、汉口里和吉庆街的消费人群, 发放纸质问卷 (1000份) 和电子问卷 (198份) 共1198份, 回收有效问卷940份, 问卷总有效率为78.46%.此外, 课题组还对16人进行了访谈, 其中包括吉庆街的两位工作人员和两位店铺老板;汉口里的一位管理者和五位从业者;户部巷的一位管理者和两位店主;昙华林的一位管理者和两位店主。
  
  (二) 调查样本基本特征
  
  经过实地调查和问卷数据收集发现, 本次调查的940个对象在性别、年龄、收入状况、文化程度以及客源状况等基本情况上呈现如下特征:
  
  (1) 性别。女性518人, 占样本总量的55.11%;男性为422人, 占样本总量的44.89%.总体上看样本的性别较为均衡。不过, 具体到四个景点, 情形则大为不同:昙华林和汉口里两个景点男女性别比例差异极大, 女性游客分别比男性多34.72%和24.36%, 而户部巷和吉庆街男性游客比女性人数则分别多11.54%和8.24%, 性别比例差异并不特别明显。可见不同民俗对于不同性别消费者具有不同吸引力。
  
  (2) 年龄。25岁以下的消费者529人, 占样本总量的56.28%;26~40岁为28.4% (267人) , 41~60岁和60岁以上分别为8.35% (118人) 和2.76% (26人) .几个景点的主体消费人群都在40岁以下, 60岁以上所占比例很小, 都在4%以下。
  
  (3) 收入状况。所有受访游客中, 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5万~12万、12万~20万、20万元以上的比例分别为61.17% (575人) 、25.53% (240人) 、9.57% (90人) 和3.72% (35人) .具体到各个景点来看, 年收入5万元以下的人群在户部巷、昙华林、吉庆街、汉口里所占比例分别高达72%、76%、53%、45%, 在各个景点占比均为最高。从收入结构上看, 参见四个地点的游客以中低收入人群为主, 他们构成武汉民俗文化消费的主要力量;从年龄结构上看, 以25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 很多是大学生, 他们刚工作不久或尚未工作, 收入不高或无收入, 这一特征在户部巷和昙华林体现得尤为明显。吉庆街和汉口里的消费人群收入水平明显高于户部巷和昙华林。
  
  (4) 文化程度。从受访人群文化程度来看, 初中及以下、高中、大学、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人群, 所占比例分别为11.91%、30.32%、46.38%、11.38%.分地点来看, 户部巷、昙华林和汉口里三个点的游客中大学及以上学历者占比均超过60%, 文化程度普遍较高, 远高于吉庆街的44.32%.
  
  (5) 消费者来源地。四个场所的消费者主要来自武汉市及湖北省内其他市县, 来自国内其他省市以及境外的游客数量较少, 特别是境外游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见武汉市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辐射范围、影响力相当有限, 与武汉市打造“武汉人常来, 外地人想来的”文化旅游城市名片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三) 景点宣传渠道
  
  调查显示, 消费者对相关信息的获取渠道呈现多样化态势, 主要有亲人朋友介绍、旅行社广告、传统媒体、网络媒体等方式。从人际传播渠道来看, 通过亲人朋友介绍选择比例最高, 户部巷、昙华林、吉庆街、汉口里的比例分别为34.13%、27.62%、21.57%、31.09%, 这说明四个景点的主要宣传途径还是口碑效应, 而并非广告投放和网络媒体推广。
  
  通过旅行社获取信息的比例非常低, 户部巷、吉庆街、汉口里占比仅为0.96% (2人) 、2.35% (6人) 、1.68% (4人) , 而昙华林更是低到0人。从中可见景点管理部门和旅行社合作不密切, 合作关系较差;可能与景点不收门票, 旅行社无利可图等因素有关。受访者对户部巷、昙华林、吉庆街、汉口里相关信息的了解, 通过报纸、杂志、电视和公共空间广告等传统媒体渠道获知的比例分别为15.87%、9.21%、17.25%、13.87%, 通过网络媒体获取信息的比例分别为22.6%、27.62%、17.25%、22.69%, 二者合计大约为34%~39%.
  
  相较而言, 四个景点消费者主要都是通过人际传播获知相关信息, 通过报纸杂志和传播速度更快受众范围更广的网络媒体了解信息的比例只占约1/3, 这显示出景点在宣传上的不足。例如, 汉口里的主要活动宣传和通知都聚集在汉口里的微信公众号里, 但从公众号平台的数据来看, 其关注度并不高。而更加普泛化和平民化的博客、微博、微信、百度贴吧和BBS论坛等自媒体平台的宣传则乏善可陈, 网络搜索汉口里词条得到的来自自媒体的文章数量很少。昙华林目前还没有自己的官方网站, 微信公众号的运营起步也较晚, 第一篇推广发表时间为2014年2月8日, 公众号上的很多内容有待进一步完善。
  
  (四) 民俗文化消费现状
  
  (1) 到访次数。到访次数是衡量景点对消费者吸引力的重要指标, 到访次数越多说明游客对该景点的忠实度越高, 而消费者对景点的忠实度直接决定了景点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和现实性。从游客到户部巷、昙华林、吉庆街、汉口里的到访次数上看, 三次以上的分别占比51%、43%、56%、30%, 第三次去的占比分别为7%、6%、10%、7%, 第二次去的占比分别为14%、20%、10%、21%, 第一次去的分别为28%、31%、19%、42%.从游客的到访次数看, 户部巷和吉庆街对游客的吸引力最大, 汉口里最弱。调查显示, 42%的游客是第一次到汉口里, 而来汉口里三次以上的游客中主要为附近居民和区域内工作人员, 这与汉口里是一个新兴历史文化街区, 经营时间较短有关。撇开这一客观因素, 我们应该看到其背后的深层原因, 如前期将汉口里定位为与园博园相配套的服务区、它交通通达度低、历史文化内涵挖掘不够等。
  
  (2) 同行人员。同行人员对旅游地的评价, 直接影响游客的旅游体验和行为甚至评价, 同行人员的作用和影响不容忽视。四个景点选择“和同学、同事一起”为同行人员的比例最高, 都达到或接近40%, 24.36%的人选择和“朋友、恋人一起”出游, 17.77%的游客选择“和父母、亲人一起”, 仅有1.38%的人是“随团”, 汉口里的选择“随团”的游客更是0.
  
  (3) 消费目的。消费目的反映了消费者的消费预期, 它与体验满意度相对应, 只有消费目的达到基本要求, 才能使游客满意本次消费行为和体验活动。从消费目的来看, 385位受访者将“缓解学习工作压力, 放松心情”列为最重要的消费目的, 得分最高, 可见游客外出主要目的为休闲放松;224位受访者将“了解城市文化底蕴, 开阔视野”列为此次游玩的首要目的;仅有46人选择“被广告宣传吸引, 心生向往”, 这说明景点的营销宣传做得还不到位, 未能成为左右消费者前往游玩的主要影响因素。其中汉口里广告宣传的影响力和接受度都很低, 在营销推广上做得还不到位。
  
  (4) 单次消费额度。四个景点整体偏低, 超过一半的到访者498人 (52.98%) 单次消费在200元以下, 251人 (26.7%) 在200~500元之间, 109人 (11.6%) 在500~1000元之间, 82人 (8.72%) 在1000元以上。
  
  (5) 体验满意度。消费者的满意度反映了消费者对此次消费是否达到预期效果的评价, 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消费者再次消费的欲望, 直接关系到景区的人流量和可持续发展方向。从整体满意度上来看, 选择“超过预期”“基本满意”“没达到预期”“比预期差很多, 会以负面形式宣传”的游客分别为25.11%、59.68%、12.12%、3.09%, “超过预期”和“基本满意”的游客高达92.3%, 整体满意度较高。其中, 消费者对户部巷的满意度较高, 而对吉庆街的评价则较差, 选择“没达到预期, 不推荐”和“会以负面形式宣传”的比例在四个景点中最高, 吉庆街的口碑效应亟待加强。每个旅游景点都有其局限和问题, 只有当优点足够闪亮, 美好体验多于遗憾时, 才能给游客带来一种整体满意的体验感受, 赢得游客的高评价、高回头率, 进而乐于自发地向亲朋好友推荐。
  
  游客对户部巷最满意的地方, 毋庸置疑是特色美食, 最不满意的是消费价格, 这说明户部巷小吃定价不合理。而游客对昙华林最满意的项目中, 特色美食这一项的得分为2.38, 有61个受访者将这一项作为首选, 综合得分排在第三位, 作为历史文化古街的昙华林, 消费者来此处感悟历史文化底蕴本应该作为首选的目的, 结果反而是美味小吃使游客印象深刻, 但昙华林并不是以汉味小吃着称, 这说明昙华林正被卷入商业化的漩涡中, 历史文化没有得到充分开发, 自身产品定位存在着偏差。游客对汉口里的传统人文景观的满意度最高, 平均综合得分为2.66, 这一项被排在首位的次数为62;其次是特色美食, 平均综合得分是2.6, 该项被排在第一的次数为70, 略高于传统人文景观, 但因为被选总次数低于传统人文景观, 所以综合得分低于前者。受今夏武汉的持续高温和强降雨天气影响, 汉口里的民俗表演活动大都被搁置, 特色民俗表演和传统手工艺的得分都偏低, 仅有0.84和0.91, 特色民俗表演排在第一的频数为21, 传统手工艺展示排在第一的频数为12.这与汉口里景区内以餐饮业为主, 业态单一, 消费价格偏高有关, 但是游客普遍对美食风味和口感持好评意见。
  
  二、武汉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的经验
  
  通过这次实地调研, 可以发现, 武汉对于开发利用民俗文化, 已经取得一定成就, 打造了相关民俗文化消费品牌, 积累了一些融合民俗文化建设与城市建设协调发展的成功经验。
  
  (一) 长期谋划, 合理规划, 设计民俗文化发展路线
  
  民俗文化建设是一个长期工程, 武汉市在这方面着手较早, 系统性较强。如以“汉味早点第一巷”着称的户部巷, 借助清代户部巷的知名度,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孕育成形, 自2002年以来, 武昌区政府顺应民情, 将此巷按“汉味早点第一巷”的定位进行五次大的改造。经过几次改造之后, 户部巷的知名度和街道环境都得以改善, 现已发展成为由户部巷老巷、自由路、都堤府路南段和民主路西段组成的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汉味特色风情街区, 游客接纳量已高达数千万, 从2015年的数据看来, 其接待游客数量为1850万人, 日最高客流量近19万人次。2016年国庆小长假过后, 户部巷老巷又封街一个月, 足见政府在打造和培育户部巷这一品牌、提升文化内涵上花费的精力。
  
  在汉口里的建设发展过程中, 从建筑建设规划到招商引资再到后期的活动举办和整体宣传营销思路, 都可以看见政府主导扶持的影子。通过城市规划、政策扶持等手段, 汉口里已逐渐成为武汉民俗的集中展示地。而开业以来的各项活动, 更是将武汉民俗文化融入了市民的日常生活之中。如2016年春节期间的庙会、6月的竹床节和音乐节、7月的欢乐麻将、10月的“最武汉对话最成都--武汉汉口里对话成都锦里”的周年庆活动等, 都吸引了不少游客的目光。此外还有各类小活动和小比赛像手机摄影大赛、怀旧运动会、“非遗”课堂等等, 使汉口里成为“看得见的乡愁”的集中展示场。
  
  (二) 因地制宜, 凸显特色, 打造民俗文化建设品牌
  
  特色文化是影响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民俗文化具有原生态、区域性等特点, 是地域特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要开发民俗文化, 首先要保护民俗文化。为此, 武汉市一直强调民俗文化在地性保护、建设与发展。我们本次调查选取的四个地点都各有各的地理特点与文化特色。户部巷是在原有清代的老巷的基础上扩展而来, 因其汉味小吃的特点而形成了“草根文化”.昙华林则给人以“小资文化”的整体印象。吉庆街附近有保成路夜市、江汉路步行街等购物场所, 形成一个集中夜宵的开放场所, 由此获得“大排档文化”的名片。汉口里处于园博园东门, 以民俗文化为主打, 因其在2016年、2017年春节期间举办庙会活动而取得的重大反响, 形成独具特色的“庙会文化”.
  
  (三) 规范管理, 合理营销, 凝聚民俗文化消费人气
  
  民俗文化是与市民日常生活关系最紧密的文化, 如何让市民满意, 是衡量民俗文化发展的最终标准。这也就需要对民俗文化进行规范管理, 从而赢得市民的口碑。在这方面, 户部巷显然实现了双赢。在户部巷的一次次改造中, 始终秉持迎合市民口味, 保留住草根巷味的原则, 在保持原有游客吸引力的基础上, 聚集了更广泛的人气。目前, 户部巷已经成为“武汉市再就业示范基地”“武昌区创业带动就业示范基地”“武广高铁好去处”“武汉市十大名街”.其成功经验, 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坚持面向市民, 留住草根巷味;二是坚守汉味特色, 打造小吃品牌;三是坚持行业自律, 实现抱团发展。通过长期建设, 户部巷已经成为人气极旺的武汉民俗文化名片。
  
  三、武汉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的问题
  
  武汉市民俗文化丰富多样, 特点鲜明, 有着长足发展的现实可能性。然而, 这次实地调研也发现, 武汉民俗文化的开放利用还存在诸多问题, 这从根本上限制了武汉打造自己的民俗文化名片, 影响了城市的竞争力。民俗文化对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作用和助力没有能够得到充分的体现。
  
  (一) 资源整合不够, 集群效应较弱
  
  从样本数据可以发现, 游客对景区建设的意见集中在区域整合力度弱, 难以形成集群效应等方面。从局部看, 户部巷、昙华林、吉庆街、汉口里等场所内部和周围的民俗文化资源都比较丰富, 吸引的消费群体也比较广泛, 但每个景点与周边的旅游资源整合现状欠佳, 导致民俗文化产业集群效应难以形成, 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不足, 游客粘性薄弱, 消费者的停留时间和消费额度都无法满足预期。
  
  (二) 特色文化不特, 内涵开掘不深
  
  在问卷的最后一题民俗文化发展面临的问题中, 有253位受访者将“特色文化不‘特', 文化景观的文化内涵不强”排在问题的第一位, 这说明文化景观的文化内涵不符合群众期待, 还需深层挖掘。以文艺气息着称的昙华林和以民俗文化为主打的汉口里在文化品牌的塑造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偏差。昙华林仅仅依靠店铺营造的浮于表面的文艺气息, 还不足以吸引众多年轻的消费者。汉口里同样存在文化特色不鲜明, 对民俗文化内涵挖掘不足的问题。
  
  (三) 开发保护失衡, 继承创新失调
  
  民俗文化的保护与开发、继承与创新之间关系的处理是否得当直接关系到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民俗文化在继承历史传统的同时, 又必须与时俱进, 更新换代, 赋予传统民俗文化以新的要素, 以创新促继承, 以继承求发展, 协调处理好民俗文化保护、传承、发展、开发的关系, 才可能使民俗文化成为推进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但武汉在这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偏差与失误。典型案例就是新吉庆街的建设, 管理者试图将下里巴人变成阳春白雪, 结果却是两头不讨好。改造完成之后, 以往的吉庆街就只能存留于武汉市井的小说和人们的记忆中了。
  
  (四) 配套设施滞后, 游客满意度差
  
  从游客建议来看, 尚可采取的营销措施中, 有228人将“完善配套设施”视为建议首选, 有171人将这项排在第二位, 这一项的总频数 (被排在第一二三四位的频数之和) 达到了441, 占样本总量的46.91%, 显见景点存在配套设施建设滞后, 跟不上游客需求的问题。如目前汉口里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交通不便, 昙华林则是交通不畅。而户部巷则是配套设施不全, 消费者甚至只能在风雨中品尝美食, 自然会影响观感。
  
  (五) 宣传渠道单一, 营销接受度低
  
  结合游客建议和民俗文化发展问题分析可见, 丰富宣传渠道, “充分利用’互联网+‘和口碑宣传的巨大作用”这一项选择频数总和为338, 占样本总量的比例达到了35.96%, 有126位受访者将这一项排在第一位。“营销策略接受度低”的选择频数总和也有226.由此可见景点在宣传营销活动方面的问题也不小。昙华林地处武汉中心, 具有天然地理优势, 但其知名度以及消费者满意度, 却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汉口里的网络宣传也做得很不够, 覆盖面不够广, 辐射范围有限。活动不少, 但很多活动的响应度不高, 受访游客印象最深的还是春节期间庙会上的民俗表演和手工艺, 由此也可以看出民众的兴趣之所在。
  
  四、武汉民俗文化产业化发展的建议与对策
  
  要真正使民俗文化成为城市名片, 成为提升城市知名度与竞争力的真正助力, 武汉不仅要发掘自身具有的丰富的民俗文化资源, 更需要及早谋划, 用心经营, 着眼长效, 统筹兼顾, 完善配套设施, 加强内涵建设, 开拓宣传渠道, 提升群众的参与度与认同度, 由此才可能使民俗文化真正成为助推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2]
  
  (一) 合理规划建设, 形成民俗文化集群
  
  武汉民俗文化资源丰富, 特色鲜明, 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 同时武汉作为中部崛起的核心城市, 也具有较鲜明的宏观地理优势。但在微观层面, 民俗文化的分布具有典型的地域性和分散性特征, 难以集中形成整体的文化吸引力。武汉应该因地制宜, 利用现有资源, 建设民俗文化旅游区, 如对汉口里与园博园进行整体规划, 增加建设更多的民俗文化景点, 形成类似于深圳锦绣中华民俗村的综合民俗文化旅游区。在武汉市已有民俗文化项目的建设中, 也要进行集群开发, 以形成整体的协同发展, 建设特色民俗文化旅游片区。例如, 以吉庆街为中心, 西接江汉路步行街, 东达黎黄陂路街头博物馆, 更远可以到达汉口江滩, 连接购物文化、大排档文化、民国建筑文化、江滩文化。在进行集群开发时, 可以在交通上完善四个景点的通达度, 在旅游宣传上进行统一的宣传包装, 形成和谐共赢的文化旅游街区, 达到经济、社会、文化的协同发展, 推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二) 加强内涵建设, 打造民俗文化品牌
  
  要提升武汉民俗文化的吸引力, 最重要的还是要强化内涵建设, 凸显文化特色。这也就要求现有民俗文化街区建设, 应该注意合理规划区内业态, 打造拳头产品, 形成文化品牌。有些街区业态相对简单, 这反而也容易形成影响, 如户部巷的小吃文化, 现在已经具有全国性的影响。但其他街区建设, 却未必有鲜明特色。吉庆街的街头艺人, 本来可以形成鲜明特色, 但将其高雅化的尝试, 使得其失去生存的土壤。昙华林与汉口里, 都存在定位不清晰、特色不鲜明的问题。以昙华林为例, 如果集中武汉的汉绣名家, 打造一条汉绣街, 未必不能形成全国性影响。
  
  武汉文化从传统上讲, 属于典型的码头文化, 聚集着小吃文化、大排档文化等草根文化;但到了近现代, 武汉作为经济、文化较为发达的现代城市, 又孕育出小资文化、高雅文化。武汉文化是雅俗兼具的混合体, 所以在塑造城市文化品牌时, 可以以典型文化特征为重心, 打造特色文化名片。
  
  (三) 加强培训管理, 提升民俗文化品质
  
  民俗文化作为一种文化项目, 其文化内涵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深层源泉, 所以民俗文化传承人的文化素养极为重要。只有提高从业人员的文化素养, 明确他们传承民俗文化的历史使命, 对所传承的民俗文化有足够的了解, 才能真正实现民俗文化的可持续发展, 真正获得民众的认同。目前, 民俗文化产业的从业者中, 有不少人存在唯利是图的观念, 希望赚快钱, 注重短期利益而不是长远利益, 注重经济效益而不是社会效益。这给武汉民俗文化发展带来严重危机。民俗文化建设的管理部门, 应当对相关从业者进行相关培训, 提升人文素养;加强管理, 规范市场环境, 从而形成民俗文化发展的良好氛围。
  
  (四) 完善基础设施, 便利民俗文化消费
  
  由于民俗文化的分散性, 影响大众消费意愿的最重要的因素可能就是交通便利程度。目前武汉在这方面还存在很大不足。如花了很多经济投入的汉口里, 附近却没有地铁。且与武汉重要高校也没有直达公交。这无疑会限制武汉百万大学生的旅游意愿。就昙华林与户部巷等街区内部, 交通管理同样是重大问题。为提升民俗文化街区的吸引力, 武汉应合理规划公共交通, 在公交、地铁的路线设计中, 以连接附近景点和重要火车站、机场为基本要求, 以形成便捷的交通网络和丰富的景点集群, 以方便游客到达景点和进行系统游览。合理运用交通管制, 为游客提供更好的旅游体验。
  
  (五) 强化宣传普及, 提升民俗文化认同
  
  民俗文化凝聚着居民的“乡愁”, 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民众的地域认同、文化认同, 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种民族认同。而在时代大潮中, 许多人唯新是从, 唯洋是举, 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民间文化、民俗文化, 弃之如敝履, 以致于成为无“根”的一代。为此, 政府有必要进行适当引导, 培育良好的民俗文化氛围, 提升民众对民俗文化的认同, 不再将其视为“土”, 而是将其视为“根”.在具体举措上, 政府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如定期举办丰富多样的民俗文化展示活动, 例如地方特色民俗展, 民俗展演, 民俗进社区、校园等活动;文化部门对民俗文化的传承人给予适当的资金扶持, 帮助民俗文化进行产业化;官方宣传媒体可以推出民俗文化传承相关的电视栏目、报纸专栏进行民俗文化宣传;由政府文化部门主导组织全社会范围内的民俗文化知识竞赛、民间故事征集、民俗纪录片大赛等活动, 吸引全民关注, 全民参与;政府主导进行民俗文化“非遗”申请, 提高民俗文化的社会知名度。
  
  (六) 拓展营销渠道, 扩大民俗文化消费
  
  “好酒也怕巷子深”, 民俗文化项目的经营者与管理者需要进行一定的营销推广。民俗文化要扩大其消费群体, 也需要多样化的营销渠道和灵活多变的营销措施。
  
  在信息爆炸的当代, 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是多样化的, 这也意味着商业宣传的路径也是多样化的。在大众推广方面, 各个文化旅游景点可以在网络、媒体、社会等各个渠道进行广泛宣传, 也可以通过社区文化普及、校园宣传、公益展览等方式进行营销推广。
  
  民俗文化作为一个统称, 包含了民俗中的许多层面, 例如独特的风俗习惯、地方时令美食、地方特色手工艺、地方戏曲等。不同类型的特色文化适用的营销策略也是不同的, 所以在进行民俗文化推广时要因地制宜, 灵活多变。在消费者的接受层面, 文化项目要有长久的可多次游览的吸引力, 而不能是一次性消费品。在具体的营销策略上, 各个民俗文化项目还可以借鉴国内外相似景点的成功经验, 多进行经验交流, 相互促进, 推动民俗文化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雷丽, 沈少兰:略论武汉城市民俗文化[J].云南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2014 (1) .
  [2]黄晓华。湖北文化产业发展报告 (2017) [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7.